开鲁县文化网

小品《后悔药》

作者:耿占山


一、人物表

麦克阿瑟:男,美国人。

纳粹花:女,德国人。(脸肿,乌眼青·演菲菲·日本妇)

山本五十七:男,日本人。(没一条腿,拄拐,没两颗门牙)

二、剧情

纳粹花和山本五十七夫妇相搀,像贼一样偷偷摸进屋顺墙壁挪动。

麦克阿瑟靠在桌子前,前张后仰梦语:“站——住!”

纳粹花和山本五十七惊恐地站住。

麦克阿瑟:“举起手来!”

纳粹花和山本五十七慢慢举起手。

麦克阿瑟梦语:“你敢抛弃我,和小日本鬼子私奔?”纳粹花走过去……麦克阿瑟梦里抱住纳粹花。

山本五十七看麦克阿瑟抱住纳粹花,大胆地:“你,你敢调戏我老婆!”气愤地、颤抖地抓住麦克阿瑟脖领子。

麦克阿瑟仍摇晃梦语:“菲律宾妹妹,七十年了,我哪点对不起你?当初小日本毁你家园,是我麦克阿瑟舍生忘死……你可以忘了我,但你不会忘记盟军和远征军吧?我阵亡的战友们听说你和小日本鬼子私奔了,他们在天堂有多伤心!”麦克阿瑟推开山本五十七仍梦语。

山本五十七:“你敢在梦里和我老婆出轨!”山本五十七把麦克阿瑟打醒。

麦克阿瑟惊醒,睁开眼睛深情的抱住(菲律宾妹)纳粹花:“……七十年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嗯?!”麦克阿瑟醒悟,停止哭,侧脸看看山本五十七,惊奇的摸摸山本五十七的残腿,又看看纳粹花,惊奇地,“……和我梦里一样一样的!”

纳粹花大咧咧的对山本五十七说:“妈呀,他的梦也太准了!我俩就是私奔。”

山本五十七转过身问麦克阿瑟:“那我问你!我俩从何而来?又私奔到哪里去?你说!说不准的话我就白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纳粹花傻气地:“没扎上!”

山本五十七狠狠地:“杀人,不见血!”

麦克阿瑟看山本五十七一条腿,高傲的回答:“从二战而来,奔三战而去!”山本五十七被惊倒。

纳粹花:“妈呀,搁棒子削都没削倒,一句话给撂倒了!哈哈哈。”

纳粹花欲扶起山本五十七,却看山本五十七脸抽搐惊恐:“老头子,你看见啥了?吓得脑袋瓜子锃亮锃亮的!”

山本五十七:“后、后悔药!?”

后悔药专柜里有:朝核救心丸,乌克兰七厘散。南海鱼肝油。反恐膏药。北约钙片。南联盟忘情水。

麦克阿瑟:“呵呵,别怕!这些后悔药,是二战军民用血水、泪水、汗水与武士道大麻腌制,又经过亚太再平衡炒作而成,十分灵验。”

纳粹花:“妈呀,还等啥呀!”欲吃药。

被麦克阿瑟挡住:“你得把后悔的事讲清楚,我才能对症下药。”

纳粹花:“自从我老伴儿腿被炸断之后,那运气,一步一个地雷。”

山本五十七:“这药……你看我俩‘目前情况’,是不是给免费什么的?”

麦克阿瑟:“白吃呀?”

山本五十七:“……过去搀扶一下他。”指纳粹花扶住麦克阿瑟别吓到了。“我不是吓唬你啊,我俩从中国东北私奔,热恋珍珠港,蜜月新加坡……这穿的戴的……兜里兜外……免费的。”
麦克阿瑟:“我跟你说……”亮亮肌肉。“我免费揍成你‘目前情况’的足有一个集团军,都到‘靖国神社’报到去了!不瞒你说,其实我‘目前情况’也很惨!——情人免费来了,老婆免费走了;我的初恋免费去西天,回不来了;我家‘小男孩和胖子’免费去了日本,牺牲了。”假哭。

山本五十七夺下纳粹花脖子上项链:“啥也别说了……幸福的女人笑声都是一样的,不幸的男人各有各的哭法!”一边挤眼泪一边欲给麦克阿瑟脖子套项链。

纳粹花:“小日本,你也太毒啦!这是我妈用十个鸡蛋换的!(哭)”
山本五十七:“你家母鸡是我从沈阳抢的。”他捏起一粒后悔药问麦克阿瑟,“你说……能灵吗?”把项链递给麦克阿瑟。

麦克阿瑟:“要信不着,我给你做个梦!?”

山本五十七:“不用不用!”小声说,“说心里话,我和`纳粹花只见过一面,后来用书信勾搭,相约她打北半球,我打南半球,一年后在华盛顿会师,谁知被苏小三知道了,一顿流星炮啊,给我俩打散了。之后我就患上了相思病,还抽上了武士道大麻。染上毒瘾之后我就把纳粹花给忘了,又勾搭上了菲菲。

麦克阿瑟:“菲菲,菲菲是谁?”

山本五十七:“我老丈人你该知道!”
纳粹花:“你说!”

山本五十七:“菲律宾。记得那是第三次私奔,比第一次私奔稍晚了一些。那天晚上,我扛上太阳旗,端着三八大盖枪悄悄进村,偷偷的摸进菲菲家。妈呀,没想到啊没想到,菲菲还有个老情人……”

纳粹花抚摸山本五十七光头上的伤疤:“接受不了哇!”

山本五十七:“接着我就被远征军包围了,在那万分危急时刻,我把珍珠从脖子摘下来递给菲菲,深情地说:‘港’咱是拿不走了,你把珍珠带走吧。菲菲,你往南跑,我往北逃,抓住了你,我就脱身了。那次离别……”哭。

纳粹花:“他的思乡泪被炸飞之后,我的相思泪就始终不敢流出来——(眼睛)硬憋青了!”

山本五十七:“我拼命的喊:喀秋莎?!喀秋莎救我!救命啊!”只听咻——咻——只听‘轰轰轰’,不知那来的一股力量,我腾空而起……没听我妈说,我会飞呀。”

纳粹花:“只听‘啪叽’一声把人家鸭窝给砸塌了,小鸡崽,小鸭崽,小狗崽都惊呆了,一个个瞪着眼睛不认识这是啥家伙。大公鸡倒背双手过来不让了:小日本,你也太不是人了,就连鸭窝也不放过。我本想冬天到鸭窝避个风,借个宿呢,这还借啥了?

纳粹花抚摸山本五十七断腿,“……接受不了哇!齐刷断了。”
山本五十七:“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走‘点’了,哦走运了。我发现马家河子有两只恋爱的鸡,我悄悄爬过去了,只听公鸡说(河南话):媳妇我来掩护你!

母鸡说(河北话):老头子,你叨一口换一个地方,不要叨空了,要游击着叨,飞起来叨日本鬼子!

纳粹花:“真接受不了哇,一根毛都没剩!”抚摸山本五十七光头。

山本五十七:那公鸡一翅子就上房了,我怎么又飞不起来了呢?我就爬呀爬呀——真肥啊!我忘了是在房顶上,一个猛扑,一头栽下去,只听啪——咔咔,戗掉两颗门牙。(少俩门牙)

纳粹花:“我一看门牙还热乎呢,扔了白瞎了,给狗镶上了,狗当时就疯了,见啥咬啥。”

山本五十七:“八路反扫荡了,我顺史迪威公路迂回到日本,我把侵略的故事讲给日本老娘们听。一个老娘们(纳粹花)怀抱婴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唱:你走后,我植下樱树许下心愿默默期待春风送暖梦蝶醒来樱花绽开鸥帆闹海西来的归雁。你曾说过,征服中国就征服了世界,可我明明听见海风呜咽残阳喋血月影硝烟神风炸毁了你许下的诺言……我难过地说:大姐,趁着海啸还没退,洗洗脸吧!”

日少妇(纳粹花):你还有脸回来!咋不炸死你这个小鬼子!你叫中国三光,美国人叫我们全光。

山本五十七:“大姐,我也是为了大日本啊!”
日少妇(纳粹花):“你还为大日本?苏联人烧了我的名古屋;美国人炸死了我广岛、长崎两个儿子。”

山本五十七:“他们合伙欺负人!”

日少妇(纳粹花):“你妈要不放屁,能蹦出你这个法西斯来吗?”

麦克阿瑟:“啥也别说了,来……”拿出后悔药。“这是武士道大麻加工成的拔丝地球丸。吃吧!”山本五十七吃药。揭去脸上伤疤,长出了腿。

纳粹花:“太神奇了!大哥哥,我的遭遇和他一样一样的,给我也来点呗!”

麦克阿瑟:“哦,你怎么回事?”

纳粹花:“记得我去苏联吃免费大餐,第二次去比第一次去稍早了些。我刚吃一口基脯,就听‘咔嚓’一道闪电……就成这样了!(脸浮肿)。我当时蒙了。你为啥打我啊?!我正哭哪,从基脯里爬出一条虫子来。小虫呻吟着说:大姐,为了吃口基脯,我的脊梁,折了;身上,肿了——你该知道免费的后果了吧?纳粹花吃后悔药,伤好——原来是菲菲。

麦克阿瑟惊讶的:“菲菲,我的老情人!?”

山本五十七:“情敌!?我可找到你了!”与麦克阿瑟决斗姿势。纳粹花急忙拨手机……

山本五十七手机响,接电话:我是山本五十六!我是山本五十六!
纳粹花:希特勒带领党卫军,我带领‘靖国神社’战犯,正攻打阎王殿,正攻打阎王殿,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山本五十七:“我是山本五十七!我是山本五十七!请你在坚持五分钟!请你们在坚持五分钟!”山本五十七自杀。麦克阿瑟急忙找后悔药。

纳粹花拉起麦克阿瑟:“傻样!” 
本文点击数:241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