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印记
文/王德权



那丫头说我固执。母亲说
“我走了,你要好好地活”
我总想找个理由。或在
荒原的某处,留下活着的印记

我看见有人,在石头上刻字
在土凯子上掏洞,打坐,念经
有人唱着雅歌。也有人面壁哭泣

村西的小庙,坍了多年
有人建个更小的,小的只装下
泥土做成的夫妻。也许够了——
丁大的斗室,足可成为灵魂归乡的驿站



这荒原我来过,我曾在这里祭过石头
在偏僻的村庄,拜过自然的神灵
柳树,马莲,石头曾被人间指为父母
千年古榆,也寄着众生祈福的言语

闭上眼睛,静下来!
思绪,仍在诸神之间游离
我仿佛听见一位母亲,抱着流干
鲜血的长子,失声地哭泣

仿佛看见万民之主,挥着手,带领
被侮辱和受难的人们,走向平等



我相信一切,善良的信仰,为了
其中的两个字,有许多人起来斗争

若干年了,红色的花朵
在大地上,一遍遍开,又一遍遍落
积攒的能量,仿佛要把人间
推向一个,鼎盛的文明

若干年后,善良还会跟从着邪恶?

那丫头说我固执,不好引领
仰望七星北斗,像一把神鞭悬于夜空

偌有一天,它像太公的垂钓
我善良的体内,就不会再有凶恶的事物发生



在纸上,还嫌不够!还要在石头上
在风水上,制造废墟——

山空了,河水上锈了
你知道那边的世界,需要什么

为何在这里寻求安慰?雄鹰
还在天空孤傲的飞。至今——
还没找到被青草和马蹄掩埋的身体

那边,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是否有黑夜,有早晨。有飞机穿过
云层和闪耀的繁星。我为何
在人间,留下符号和印记



在远古的村落,我看见一群
不认识的人。打着伞,围观灰烬中
的一地骸骨,沉默无语

在惊慌的眼神中,仿佛那千年大火
仍在燃烧。房梁,柴草,粮食
还在眼前噼啪地裂响。浓烟
席卷着灰尘和悲惨的哀嚎,仍未散尽

天空,依然洒着冰凉的雨滴
试想多大的雨,才能扑救一场
远古的大火!而那些持刀的纵火者
像鬼魂一样,在天边的草原上消隐

雨过天晴的夜晚,明月高悬草原
询问千年岁月的人
却依然是,沉默无语——



远方的风,还在地上吹
吹裸的瓦罐,像一只出土的陶埙
在旷野的风中,演奏着未来,和过去

在委婉的凄美里,我看见身穿皮草
背挎弯弓的马队,在落日余晖里渐行渐远
也看见,背包,打伞
手提电话的人,辨认着历史古迹

我庆幸这珍贵的人间,我曾来过
美丽的陶埙,也请为我演奏一曲吧
苏武牧羊,或者是高山流水
我爱她,就像大雪之后,不留痕迹 
本文点击数:276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