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猝不及防的痛

文/齐润艳

 

初冬的深夜清冷,静的可怕,很少失眠的我,今晚没有一点睡意,我在黑暗里瞪着眼睛,努力支起耳朵,想听到关于楼上的动静,刚刚的一幕深深刺痛了我!
已是深夜11点多,已经上床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楼道门铃声惊起,我很不情愿的拿起听筒问是谁?一个男人疲惫的声音传来:“我是你楼上,帮忙按一下楼道门锁好吗?我忘了带钥匙……"随着一声门锁跳开的声音,我听到楼下涌入一阵嘈杂声,好像人很多,我忍不住从门上的猫眼向外望去,我看见,一个女人被三个男人托抬着往楼上走,那女人被包裹的很严实,戴着帽子,口罩,围巾,穿着大棉袄,而那三个男人我都认识,楼上崔姐的丈夫,儿子,还有她的老父亲……我突然预感到那个女人就是楼上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我不假思索的推开门问:“这是怎么了?”眼睛看向被托抬的女人,真的是崔姐!她的大眼睛此刻茫然的望向我。“刚从北京做手术回来……"她爱人回答!我很震惊,入秋的时候我们在楼下闲聊,我还夸赞崔姐的头发做的好看,还羡慕她广场舞跳的标准,崔姐在中医药上班,有时碰到,我还会向她咨询用药。“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吗?”我忍不住脱口追问,“乳腺出现问题,刚从北京做完手术回来……!”我的心深深的刺痛了一下,我望向往日那个小巧玲珑,精致优雅的小女人,此刻,她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我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轻轻的拉了一下崔姐的棉袄袖子:“现在什么毛病都不是事,医疗这么发达,放松心态都能治好!”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们移动到崔姐家的门口,进了屋,楼房里的热气扑脸,崔姐的爱人给崔姐脱掉棉袄,围巾,最后摘掉帽子,只留口罩在脸上,当帽子被摘掉的一刹那,我再也忍不住,感觉心痛的已经无法呼吸,泪水瞬间涌出,崔姐那一头漂亮的卷发,此刻已没有踪迹……
这一幕,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崔姐的老父亲,那个如孩子一样欢实的小老头,每天哼着歌,骑着自行车,帮着接送孩子的场景,有时一大早拎着豆浆油条敲门的样子,和此刻的疲惫,颓废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崔姐的儿子,初中二年级的帅气大男孩,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都有他轻声背书的声音,还有平常大脚板踩在地板上强壮有力的咚咚声,此刻他沉默着,眼睛随着妈妈的身影移动,他的眼睛里满是忧郁和担心……
崔姐的爱人,在铁路上班,我不经常遇见的这个男人,此刻紧紧的拥着崔姐,将她放躺在床上,帮崔姐脱鞋……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不知该帮忙做点什么,我故作轻松的笑望着崔姐说:“好好休息,好好调养,放松心情,一定会好起来的,明天我再来看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进的家门,只觉得口干舌燥渴的要命,进屋就喝了一大杯水,我无法理解,作为医生的崔姐为什么会患上这样的病?而且病情是如此残酷!是作为医生毫无规律的作息导致?还是丈夫在外工作的压力?抑或是多愁善感的性格?……我多么希望,这一幕只是梦境,明早我还是被楼上嗡嗡的豆浆机声吵醒,然后听着那个小女人踩着高跟鞋哒哒的,优雅的从我的门口经过,留下一路香水味;我多么希望在安静的晚上,还能听到她打扫房间的琐碎声音,训斥孩子的喊叫声,我多么希望春暖花开的时候,还能看见崔姐梳着漂亮的头发在广场的人群中翩翩起舞……
 

本文点击数:238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