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情窦初开的季节(4)

作者:单连军

08
龙飞伤的不轻,好在没伤及骨头,经医生处理后大家送他回家养伤,大梅最后一个离开龙家。
第二天是周日,大梅早早地就带着水果和罐头来看龙飞了,龙飞明白她的心意,却不好说什么。大梅嘘寒问暖地照顾着龙飞,使龙飞觉得很尴尬,索性就当成是姐姐照顾弟弟了。大梅并没在意龙飞的感受和心思,她一边给龙飞削着果皮一边对龙飞说:“请几天假,你就安心在家养伤吧,落下的课我来给你补。”
“不用,不用,这点伤没事的。”
“还没事呀,膝盖骨都露出来了,咋去上学呀?”
“哦,让明子骑车带我去就成了,呆在家里还不闷死我呀。”
“也是,嗯,吃个梨吧。”。
“这么大的梨我哪吃得下,切开每人一半儿。”
大梅娇嗔地白了龙飞一眼说:“梨哪有分着吃的,分离分离多不吉利。”
“呵,哈哈……哪有这么多的说道儿?”。
俩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呢,大个、明子、大嘴、老疙瘩哥几个就来了:“头儿,好点不?哥儿几个看您来了,呦,大梅姐在呢,您早呀?给您请安了。”
大嘴一进门就大声地嚷嚷着,老疙瘩跟在后面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附和着:“啊…啊…就给您请安了!”
“去你的,没正型,就会贫嘴,赶紧坐,坐。”
大梅俨然像女主人的姿态,又是沏茶又是倒水地招呼着,这让龙飞有些尴尬。
“大梅姐,我不想喝水,我要吃梨。”老疙瘩调侃道。
“想吃自己拿呗。”
“不嘛,俺想吃你给削皮的嘛。”老疙瘩故作撒娇状。
“回家让你媳妇给你削去。”大嘴嬉笑着说。
哥儿几个挤眉弄眼嘻嘻哈哈,正在倒水的大梅忽然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儿,羞臊得差点儿把水倒在杯外,但她毕竟年长几岁,在农村长大的她见多识广,本就很大方的她,很快就稳住了阵脚说:“咋地,越活越抽抽了?要不要姐姐嚼了喂喂你呀?你要是也摔的跟龙飞似的,我也给你削。”
大伙儿开心地笑着,连明子也暗暗佩服大梅的机警和聪敏,快乐的笑声掩盖了所有的尴尬。
芳和几个女同学也来了,芳的到来让龙飞心里格外地高兴。同学们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谈论着那天的比赛,谈论着学校里的事,谈论着毕业后的打算,可龙飞什么也没听进去,他一直在观察着芳,芳一直笑吟吟地坐在一边,言语不多,只是偶尔插一两句话。她似乎感觉到龙飞火辣辣的目光,显得有些害羞,这让龙飞想起了书中的林黛玉……
大家一直玩到龙飞的母亲要张罗着给大家做饭(那时候星期天都吃两顿饭),才告辞离去。但芳那含羞的笑容却深深地留在了龙飞的脑海里。
09
接下来的日子都是明子哥儿几个轮番接龙飞上学和送龙飞去医院换药,龙飞的伤恢复t得很快。这一日早上,明子接龙飞来到班级,班里已经有很多同学在早自习了,龙飞一瘸一拐地向座位走去,在经过芳的座位时,思想溜号,一脚踩在泥坑里(那时候班级地面不硬化,全是土地,凹凸不平,值日生早晨值日时会在地上洒水),身体失去重心向后倒去,芳利落地拉了他一把,使龙飞站稳了身子,否则,龙飞今天可要出丑了。龙飞向芳投去感激的目光,芳报以羞涩的微笑,这一切都在轻描淡写中发生,并没引起大家的注意,但却在龙飞的心里激起了爱的狂澜……
龙飞哪还有心思上课?他一会儿看看芳,一会儿望望大梅,矛盾的心理使他难以平静,他反复地把两人进行了比较,他知道大梅对自己的情谊,他也知道大梅是个难得的好姑娘,他们初中就是同学,他也知道大梅的能力,她并没有让自己呵护,相反她却处处像大姐姐一样的呵护着自己,在他的心里一直把大梅当做一个可亲可敬的姐姐,从未有过非分之想。而芳呢,他们虽然接触的时间短,但芳身上流露出来的特质却深深地吸引着他,他觉得芳才是需要他用一生来呵护的人。他把这些想法和感受深深地埋在了心里,跟谁也没有提起……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龙飞的伤好了,毕业的日子也到了。同学们都在互赠礼物或照片。龙飞也不例外,他给每个同学都送了礼物,然而,如何给大梅和芳送?送什么?说什么?写什么?却让他煞费心思,所以,迟迟没有送出去。他也没有收到大梅和芳的礼物。
离毕业还有最后两天了,下午放学,龙飞、明子和大梅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三人谈论着多年来的友情,也谈论着今后的打算,虽然大家都住在一个城镇里,但龙飞心里还是充满了伤感。
大梅在分手的路口停了下来,从书包里拿出两个包装好的笔记本,一个递给龙飞,一个递给明子说:“留个纪念吧,没什么好送的,送个本子,记录你们灿烂的人生,愿你们前途无量,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两人接过本子就要打开看看,却被大梅制止了,说:“不许打开,回家才可以看。”她红着脸,含羞一笑,转身离去……
龙飞和明子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必有奥妙。两人默不作声地走了一段路,明子回头看看已经看不到大梅了,就迫不及待地对龙飞说:“头儿,打开看看吧。”
“不行,太不讲信用了,说好回家才能看的。”
“得了吧,在哪儿不是看,我可等不及了,要不咱俩换着看,咱不说就是了。”
龙飞从大梅的表情中猜到,笔记本里肯定有猫腻,所以不肯给明子看,明子也猜到大梅在这个时候一定在给龙飞的笔记本里表露了心声,两人心照不宣。
“太不仗义了,咱俩谁跟谁呀,看看又能咋地?”
明子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龙飞一想也是,明子是自己最好的把子,瞒也瞒不住,看就看吧。他不情愿地拿出大梅送给自己的笔记本,慢腾腾地递给明子说:“不许打赖,你的也得给我看。”
“成,成,一定,一定。”
明子急不可耐地打开龙飞笔记本的包装,哇,好精致的本子,这是龙飞收到的最漂亮、也最高档的笔记本了,是那种丝绸包面儿的,这在当时是很贵的……
两颗脑袋凑到一起,两双眼睛紧紧盯着笔记本,明子轻轻地、小心翼翼地翻开封皮儿,两人的眼睛顿时一亮……

 

 

 

 

 

 


10
龙飞和明子打开了笔记本,只见首页的上方镶着大梅着色的生活照(那个时侯还没有彩照),照片上的大梅长发飘逸,笑容灿烂,比现实的她更年轻漂亮。照片的下面写着一行娟秀的钢笔字:
赠:知己蓝颜,龙飞留念!
——大梅  **年**月**日
 
“知己蓝颜,啧啧啧……”明子摇头晃脑暧昧地笑着。
龙飞一把夺过笔记本:“把你的拿出来。”
明子乖乖地拿出大梅送的笔记本,打开包装就大呼不平,说:“太偏心了吧?你的就丝绸皮的,我的就塑料皮的呀?”
龙飞一把抢了过来,拍拍名字的肩膀说:“兄弟,这就不错了,是你的人品问题了,嘿嘿。”
龙飞打开封皮,首页上一样,上面是大梅的照片,下面一样写着:赠知己蓝颜,明子留念!明子有点失望,心里嘀咕:这也没什么呀,神神秘秘的。
这个本子的纸质很薄,龙飞觉得后面还有字,翻开一看,果然第二页上有诗一首:
中学时代好时光,
有缘与君做同窗。
友情无价心铭记,
祝君一路马蹄香。

明子恍然大悟,原来第二页上还有猫腻。
“头儿,你的第二页肯定也有诗,拿出来看看”。
“看什么看,刚才不是看了吗,都一样,就是本子的档次不一样而已。”
“不对,看她那神神秘秘的表情,肯定有猫腻,拿出来看看啊。”
龙飞拍了明子一巴掌说:“你傻呀,你我的本子档次不一样,当面打开她多难堪呀?所以才让我们回家再看,笨,回了,明个儿见。”
明子觉得龙飞说的也有道理,也就不再坚持,两人分手各自回家。
回到家中,龙飞就迫不及待地跑进自己的小屋,拿出大梅赠送的笔记本,再次打开,果然在第二页上有诗一首:
中学时代未蹉跎,
有君相伴快乐多。
侠肝义胆心磊落,
苍松翠柏好性格。

运动场上腾蛟龙,
热血男儿英雄色。
艺苑琴棋书画绝,
剑胆琴心一路歌。

人生难得一知己,
千古奇缘莫错过。
君如明月挂天际,
汝愿为云伴君侧。
 
龙飞读罢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他第一次品尝到被异性所爱的幸福感,但同时他又放不下自己对芳的那份爱恋,爱与被爱在他年轻的胸膛激起了层层波澜,让他难以平静…….
大梅和芳的倩影交替着在龙飞的眼前闪现,一桩桩往事像电影一样在脑海浮动,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他既不知道该怎样拒绝大梅,又不知道该怎样向芳表白,一向做事果断洒脱的龙飞第一次被难住了。
明天就要毕业了,同学们将各奔前程,什么时候再见就很难说了,听说芳家要随舅舅搬到别的城市去,以后就可能没有向芳表白的机会了。龙飞不知道如果向芳表白了,芳会不会接受?龙飞也不知道,如果芳接受了自己,那么,大梅该怎么办?龙飞心里也没底。碾转反侧,爱的煎熬使年轻的龙飞彻夜未眠……
雄鸡高唱,东方吐白。龙飞顾不得多想了,他翻身起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最后3个笔记本,伏案写了起来…….
11

天亮了,龙飞决定先抓住最后的机会,一定要向芳表白自己的心意,不管后果如何,他都不想把这份美好的感情压在心底。
龙飞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学校,虽然表面上依然淡定,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但这重重的心事儿压得他还是喘不过气来。
大梅的心情也比龙飞好不了多少,她的心情既复杂又矛盾,她猜不透龙飞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自己的情感龙飞是否能够接受,如果龙飞拒绝了,那多难堪?怕是恋人做不成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她既盼望、又担心,既后悔自己的莽撞、又有点儿莫名的宽慰和忧伤,复杂的心情使她失去了往日那甜美的笑,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看见龙飞走来,她羞涩的低下头去,龙飞走过她的身边时犹豫了一下,这更让她不安起来。
龙飞早上虽然写好了笔记本,但真要送出去他还是犹豫了,他没想到爱会这么难。正在龙飞一筹莫展的时候,班长进来喊道:
“龙飞!”
“嗯?”班长一挥手:“王老师叫我们去她办公室”。
“哦。”
两人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班主任向两人交代最后的工作:
“你俩把毕业证和毕业照给同学们发下去,把班级打扫一下就可以让大家离校了,通知几个班干部,中午到我家,我请客,咱们聚一聚。”
“这就毕业了?”龙飞傻傻地问。
“是呀,对了,通知班干的事不要张扬,悄悄通知就是了。” 
“哦。”
龙飞和班长回到班级,给大家发放毕业证和毕业照,龙飞说:“领到毕业证和毕业照的同学就可以回家了,班干部留下最后一次打扫班级,老师可能还有别的事情。”
几个调皮的学生拿到毕业证就一哄而散,高兴的像冲破笼子的小鸟,大多数同学在相互告别,留下联系地址,还有些多情的女生在流眼泪,弄得龙飞鼻子酸酸的。同学们走得差不多了,几个班干在打扫卫生,大梅、芳、兰兰和几个女生一边扫地一遍流泪,龙飞默默地挪着桌椅,这时有的男生也忍不住哭了。龙飞看着伤心,忍着泪说:“都别哭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什么好哭的,毕业了应该……”他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哽咽的声音反而让更多的人跟着流泪……
芳虽不是班干,但她一直扫完地才和兰兰离开,龙飞眼睁睁地目送芳走出学校大门,爱的冲动再一次撞击他的胸膛,我一定不能错过!龙飞暗暗下了决心。
“明子,把车钥匙给我,我出去一下就回来。”龙飞骑着自行车追上了芳和兰兰,他连自行车也没下,腿还跨在车上,从包里拿出两个笔记本分别递给兰兰和芳说:“早就买好了,忘给你俩了,留个纪念吧。”
“谢谢你,龙飞”。芳和兰兰感到有些意外,又感到惊喜,她俩都没给龙飞准备礼物,在她们心里龙飞和她们似乎是两个层次的人。
“不谢,再见!”
龙飞匆忙地骑车掉头而去,心怦怦直跳,回到班级已是热汗淋漓。
“慌里慌张地干嘛去了?这么快就回来了?出啥事儿了?”明子见龙飞慌里慌张地问道。
“没……没事儿。”
班长过来说:“我们走吧,咱也不能空手去老师家呀,咱们先去给老师买个礼物吧。”
“好好,听你的,走走,一块儿去。”龙飞招呼着,大家一起离开了学校,去给老师买礼物,龙飞始终没有找到好的机会把准备好的本子给大梅。
几个班干凑钱给班主任买了一块画匾,还买了一支毛笔和一小桶红漆,让龙飞郑重其事地在画匾上写了一行小隶:
赠给我们最敬爱的王老师某届某班全体班干留念                       
某 年 某 月 某 日
然后,几个班干高高兴兴地来到班主任老师家赴宴去了……

本文点击数:267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