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情窦初开的季节(3)

作者:单连军

 

05

友情是靠时间积累起来的信任,再深的友情也不等于爱情;爱情有时只是心灵瞬间的火花,但爱情要经受岁月的考验。  
龙飞和明子做了一次长谈,他把心里的想法毫不隐瞒地告诉了明子。大梅是个好姑娘,他们从初中就是同学,他们的友情很深,但也很纯,在龙飞的心里,大梅就像个柔情似水的姐姐,可亲可敬,但他从来就没对大梅动过别的念头。他觉得自己和大梅不合适。明子不解,这么好的女孩儿,那儿不合适呢?这个问题连龙飞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另一半儿到底在哪里,龙飞一直在寻觅着,这让他烦恼。明子也跟龙飞说出了自己的烦恼:他喜欢班里的一个女孩儿,还偷偷地递了纸条,但那个女孩儿回绝了他。这个秘密让龙飞很替明子伤心和不平,同时也暗暗地佩服明子的勇气。
龙飞拍着明子的肩膀说:“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龙飞本想安慰明子几句,明子却笑着接过龙飞的话说:“是呀,此花不归爷,自有采花处。”两人哈哈大笑,笑罢,龙飞指着明子的少白头故作伤心地说:“咳,谁说少年无烦恼,少年也有少白头呀。”
“哈哈哈,经典,绝对名言”,明子挠挠头发笑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大梅送走龙飞兄弟后,一整天都处在兴奋中,龙飞风流倜傥、潇洒不凡的身影一直在眼前浮现,她的心里燃烧着一团爱的火焰,这让她的脸颊浮现两片红晕,使她的笑更加灿烂、甜蜜,她手脚麻利地帮着妈妈忙完家务,便哼着小曲,回到她和妹妹的闺房里用毛线编织着什么。她的变化怎么能逃过细心的母亲和与她朝夕相处的妹妹呢?小梅神秘地走到母亲跟前,悄悄地对母亲说:“妈,我姐今个儿咋这高兴呢?”
母亲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小梅的额头说:“人小鬼大,没你啥事儿!”母女俩悄悄地笑了。  
小梅也回到房里,找了本儿书躺在自己的床上翻着,眼睛却盯着姐姐看,说:“姐,你们同学真行,干活儿真刹棱(注)”。“那还用说。”大梅头也没抬地答道。“姐,龙哥哥越来越帅气了,很有大将风度耶。”
“那是,在我们班里他可是顶梁柱子,学习委员,人特好,特有才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班里的大事儿小事儿哪样都少不了他,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他的。”“哦,姐,那你也喜欢他吗?”“当然喜欢。”这话一出口大梅觉得有点不对味儿,抬头一看,妹妹正捂着嘴偷着乐呢。大梅自知上了妹妹的当,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害羞地瞪了妹妹一眼说:“去,你想哪儿去了?喜欢就是喜欢,可没别得意思。”“龙这孩子是不错,越来越招人喜欢,模样长得帅气不说,就那气质,不是一般孩子能有的,很有组织能力。”母亲不知道啥时候悄悄地进来了,手里拿着件旧毛衣,来找小梅帮她拆。大梅暗暗佩服母亲的眼力,说:“是呀,他虽是高干子弟,但他很朴素,也很合群儿,有一点点清高,但那恰恰是他的性格,他对朋友特好,总喜欢帮助别人。”“嗯,从小就看得出,是个热心肠的孩子,还答应下周来给咱家抹院墙呢。”母亲开心地笑着说。“他爸妈都很忙吧?很久没来串门了,也很久没见着了。你常去他家,别忘了带个好。”母亲说。“人家都忙着上班,哪有时间来咱家?再说,您也不出门咋能见得着呢?”大梅和母亲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笑着。“姐,你是不是特崇拜龙哥哥,我也好崇拜他耶!”“去,好好拆你的毛衣,小孩子家家的多什么嘴,你还是崇拜你的姿三四郎呀杜丘啥的去吧。”“嘻嘻”、“呵呵”。娘三个开心地笑着、聊着……
在大梅母亲和小梅的心里,他们已经把龙飞当成是大梅的男朋友了,并且对龙飞非常的满意。  
(注:刹棱:也作杀楞,形容某人做事快捷,不拖泥带水,动作迅速。)

 


06
人们常常会忽视身边美好的东西,你用一生去寻找的爱,也许往往就在你的身边。   
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流逝着,似乎一切都很平静。然而,这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却偷偷品尝着爱情的甜蜜和青涩。虽然高考在即,但在那个交白卷也能上大学的年代,高考似乎并没有爱情重要,因为一毕业大家就要分别,大家似乎都想抓住一个蓝颜或红颜知己。   
一时间,私下里小纸条乱飞,这种事在学生中已经心照不宣了,只是大家都瞒着老师。龙飞兄弟也频频收到纸条,他们私下里传看分享,并没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好玩儿,有时拿哪个兄弟开个玩笑,倒也开心。  
然而,几件突发事件,却让爱情生生地闯进了龙飞的心里,并从此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并改变了龙飞的一生……  
那是一节自习课,大家都沉浸在老师留下的题海之中,突然前排的两名同学不知因何打了起来,甲一拳打在乙的鼻子上,顿时血如泉涌,同学们都惊呆了,大家还没回过神儿来,只见一瘦弱的女生冲了过去说:“别打了,他在流血”。她冲上前去拉开了两人,她的举动让全班人感到震惊,两个打架的学生也听话的住了手。“快去打桶凉水来!”她扶着乙,一边为他擦血一边喊到。  
她的名字叫芳,在班里是个很普通的女生,瓜子脸,中等个,长得很秀气,留一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像样板戏里的李铁梅,她是转校来的学生,到这个班才一个学期,学习成绩一般,平时少言寡语,只和她的同位兰兰关系密切,因为她两家是邻居。兰兰患有小儿麻痹,行动不方便,芳处处照顾她,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大家对她颇有好感,但都疏于来往。
“大个,快去。”龙飞冲大个喊了一声,大个拿起巴筲(注)就到井台打水去了。龙飞离开座位上前去帮助芳,只见乙满脸是血,鼻血依然如注,龙飞也有些束手无策,芳有些焦急,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的手绢,为乙擦血,并用手绢塞住乙的鼻孔。这些细微的动作和真切的表情,龙飞看在眼里,却感动在心上,这让他对芳有了全新的认识,并被芳的勇敢和善良所深深打动。更让龙飞奇怪的是她的话竟那么有威力,连打架的两个男生也乖乖的听她的话。  
龙飞手忙脚乱地帮着芳为乙止血,加上思想溜号,两人的头撞在一起,龙飞脸红的像关公,芳也不好意思起来。大个拎着水跑了回来,芳洗了洗手上的血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龙飞把乙拉到门口,和大个帮他洗去脸上的血污,有芳的手绢堵着,再被凉水一激,乙的血慢慢止住了。
“没事儿了,继续上课。”龙飞说,然后对甲和乙说:“你俩的事儿课后解决,不许影响课堂纪律。”大家窃窃私语着,埋头做题。  
龙飞回到座位上,表面上似乎没事儿,但却心潮澎湃,再也无心做题,他不停地偷看芳,他第一次这样关注芳,并第一次觉得芳好美好美,他对芳产生了莫名的敬意和爱意。芳似乎感觉到些什么,她回头看了看龙飞,龙飞向她投去赞许的目光,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转回头,埋头做作业了。  
注:(巴筲---东北话,提水用的小桶,上粗下细,比桶小。)
07
周末下午的自由课,在学校那并没有几棵青草的“绿茵”场上,一场校队对体校队的足球赛正紧张地进行着,这在当时可是超级联赛,谁还有心复习?球场上围满了观众,拉拉队的喊声此起彼伏,连老师也都来到操场观看着比赛。  
体校队毕竟技高一筹,先下一城,校队有些急了,频频发起进攻,逼得体校队自顾不暇,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但他们毕竟训练有素,防守严密,配合得力,使校队久攻不下。  
龙飞得队友一个妙传,场上拉拉队立即狂呼起来:“龙飞加油!龙飞加油!”  
可龙飞接住球并没有进攻,却将球传给了后场的明子,并给了明子一个眼色,明子冰雪聪明,立即明白了龙飞的意思,他慢条斯理地稳住球,再转身传给另一后卫。大家以为校队体力不支,有点自暴自弃呢。校队用后方倒脚、放慢节奏的战术,目的是打乱对方阵脚,撕开对方防线。果然,前场的队员陆续回撤,对方的防线一下子松了下来,并压上来主动抢球进攻,后方便有了很大空当儿。  
突然,明子一个大脚,将球传给龙飞,龙飞突然快速启动,带球突破,直逼对方球门,对方球员回防不及,场上立即响起雷鸣般的喊声:“龙飞!加油!射门儿!”只见龙飞如下山猛虎,一连晃过两个防守队员,抬脚就射,那球在半空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擦着门框飞进了对方球门。   
“进了!”   
“啊,铲人!”   
“不好,龙飞摔倒了。”  
就在龙飞起脚射门的那一瞬间,对方一后卫情急之下,痛下杀手,从侧后方一脚将龙飞铲倒在地,毫无防备的龙飞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哎呀……”场外看球的芳惊叫一声,本能地冲进球场向龙飞奔去,明子、大个和几个球员也向龙飞跑去,只见龙飞的膝盖、胳膊和手鲜血淋漓,伤的不轻,大个跳将起来,冲上去给了那个铲倒龙飞的后卫一拳,双方球员一拥而上厮打起来,明子也冲上前去为大个助阵,裁判和几个老师上前制止。  
芳用手帕轻轻为龙飞清理伤口,一股少女独特的芬芳扑面而来令他陶醉,他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
“疼吗?”芳关切地问。“没事儿,没事儿。”龙飞装作没事儿的样子,眼睛却盯着芳俊俏的脸庞,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芳,第一次嗅到芳身上独有的芬芳,这让他浑身热血沸腾,心跳加速,他清楚地听到自己年轻的心撞击胸膛的声音,这让本来就汗流浃背的龙飞顿时汗如泉涌,大颗大颗的汗滴落在地上也落在芳的手上,单纯的芳见龙飞这样以为他疼得厉害,更加焦急的说:“这样不行,快去医务室。”  
大个和明子顾不上吵架,抬起龙飞就奔医务室,很多同学围上来关注龙飞的伤势。“哎呀,伤的不轻!”“医务室没人了,校医回家了。”有人跑回来报告。  
明子一愣说:“去找自行车,上医院。”  
大家七手八脚地把龙飞扶上自行车,这时,大梅闻讯赶来说:“咋的了?哎呀,咋摔成这样?”  
明子说:“他们铲人了。”“没事儿,没事儿”疼痛使龙飞脸色发白,直冒虚汗,他强忍着,身体有些颤抖。  
大梅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连说:“快走,快走!”她焦急地催促着……

本文点击数:263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