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情窦初开的季节(2)

作者:单连军

03

大梅家周六要抹房,请明子找几个同学帮忙,明子愉快的答应了,这事儿表面上再正常不过了,但是龙飞还是从他们的表情里感觉到有些猫腻。果然,放学的路上明子就邀请龙飞明天去大梅家帮忙,龙飞虽然觉得有些猫腻,但还是愉快地答应了,毕竟是好朋友嘛!
为了凉快,他们一大早就来到大梅家了,龙飞、明子、大个、大嘴、老疙瘩全部到位。
“开干!”龙飞一声令下,没的说,哥儿几个拎水的拎水,和泥的和泥。大梅笑的像六月里的萨日朗花,一会儿端水一会儿递茶,忙里忙外的照应着,一袋烟的功夫,一大堆泥和好了。
龙飞说:“闷一会儿,休息休息,大家喝点儿水。”龙飞还没等坐下,大梅拿着白毛巾就迎了上来:
“歇会儿歇会儿,来擦擦汗。”说着就要给龙飞擦汗,这镜头电影上有,龙飞明白,这是恋人间的浪漫。他急忙用手挡住了大梅,并伸手抢过了毛巾,低声说:“自己来,不客气。”眼睛却扫向几个哥们儿,哥儿几个忙别过头去,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大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转身去给龙飞倒了杯茶说:“喝水吧。”放下杯子大梅傻傻地站在那里。
“嗯”龙飞有点尴尬的地答应着。明子干咳了一声说:“今个儿这天儿还真不错呀,是个干活儿的日子”。
“是呀是呀,不冷不热,凉凉快快,正好。”哥儿几个应和着,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龙飞抓住机会急忙分派任务,说:“一会儿我和明子掌抹子,大个儿和老疙瘩负责和泥、装泥,大嘴负责给我和明子供泥”。
“得令!”哥儿几个应和着。
大梅急忙问:“那我干点啥呀?”
“你呀,你就专门负责擦汗吧。”大嘴嬉皮笑脸地说,把大伙儿全逗笑了。
“去你的。”大梅瞪了大嘴一眼,但她那甜甜的笑却染红了天边的朝霞……
龙飞望着天边的朝霞说:“快出太阳了,大家抓紧干吧。”
明子、龙飞和大嘴爬上了屋顶,看到红彤彤的太阳从山顶上冉冉升起,霞光四射,煞是壮观。大嘴心血来潮,扯开嗓门儿唱了起来:“火红的太阳刚出升,朝霞布满了半边天啊,大路上走来了人两个呀,一个老汉一个女生呀,两人各走路一边呀,为什么不拉手一路同行呀哎嗨哎嗨呦……”
“你鬼吼什么?邻居还有没起床的呢,干活儿!”龙飞给了大嘴一拳,院子里撒下大梅和她妹妹银铃般的笑声……
哥儿几个精神百倍,干起活儿来也不觉得累,那是因为有大梅在“监工”。在女生面前谁不想表现的好点儿?不知不觉这房顶就抹了一大半儿。大梅的父亲亲自去买的菜,大梅的母亲也在张罗着做饭呢。大梅的父亲拿出一盒刚买来的迎春烟(蓝盒的3毛2,够抠的吧?没办法,家里穷,这在当时已经不错了)对龙飞说:“龙飞,让你同学都歇会儿,抽支烟。”
“大叔,我们几个都不会抽。”明子说。
“是呀,是呀,不会抽。”大嘴在一旁附和着。
龙飞狠狠地瞪了明子一眼,心里骂道:“骗鬼呀,烟龄比学龄还长,切!”既然说不会了,就忍着吧。
“大叔,都不会抽,活也快干完了,一起歇吧。”龙飞说。
“好,好呀,年轻人不抽烟好!”大叔不客气地自己点上了,大梅在一旁捂着嘴乐呢……
  还不到晌午,活儿就干完了,大梅和妹妹小梅端来温水,拿来香皂和毛巾,哥儿几个洗漱好后,龙飞执意要走,这可急坏了大梅,她说:“菜都炒上了,干一上午活儿,怎么也得吃了饭再走呀。”
“不了,这点活儿吃什么饭呀,不麻烦了。”龙飞知道大梅家很困难,哥几个一顿饭得吃掉她家半个月的伙食。
“不行不行,家里都准备好了,怎么可以呢?”大梅一把拉住龙飞的手,龙飞触电般的抖了一下,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流遍全身,这可是他第一次拉女生的手,脸刷的就红了。龙飞的变化大梅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她一心只想留住他们吃顿饭,她用双手紧紧地拉住龙飞的手,一点儿松开的意思也没有。
“是呀龙哥哥,吃了饭再走吧。”小梅也上前说道。
这时,明子在旁拉了拉龙飞衣角:“头儿,你看这……”
龙飞犹豫了,这时大梅的父亲走了出来喊道:“快进屋,谁也不许走。”
大梅妈妈也跟了出来,对龙飞说:“龙呀,到了大娘家不干活也得吃饭呀,你咋还带头走呢?快让你同学进屋。”
龙飞冲大梅点点头,看到龙飞答应了,高度紧张的大梅心里像一块儿石头落了下来,高兴地几乎跳起来说:“快进屋,快进去!”大梅一直把龙飞拉到门口让进了屋,哥儿几个嘻嘻哈哈地跟在后面。
里屋饭桌上早已摆好了碗筷,还有酒盅、酒壶,大个、大嘴、老疙瘩挤眉弄眼的很是开心。大梅的老爸端着两个菜进来摆在桌上。
“大叔,您也坐吧”龙飞站起来让着。
“好好,一起来,一起来。”大梅爸爸在正座坐下,然后拿起酒壶要给哥儿几个倒酒,龙飞刚端起酒盅要接,明子急忙站起来阻拦住说:“大叔,我们还是学生,哪儿会喝酒呀”。
“哦,是呀是呀,不会不会。”哥儿几个假惺惺地附和着,龙飞瞪了明子一眼,转身将手里的酒盅放在身后的柜子上,嘴里谦让着说:“不会喝,不会喝,嘿嘿。”但心里这个气呀:兔崽子,看我咋收拾你,叫你装。
大梅端着两个菜进来,边放菜边看了龙飞一眼说:“想喝就喝吧,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学校,大家随便点儿好,不要见外呀。”
“不会,不会,呵呵。”龙飞有点尴尬地应承着。
“好,好,年轻人不喝酒,好,吃菜吃菜。”说罢,自斟自饮起来,馋的哥儿几个直咽唾沫。
六个菜上齐(这在当时对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说不亚于过大年了),大梅站在一边儿伺候着,哥儿几个让她一起坐,她推让着说:“你们先吃,那屋还有呢。”看得出他们家的规矩很严的,来了客人(虽然我们只能算是孩子)女人、孩子是都不上桌的。
龙飞说:“梅子姐,我们都不喝酒,就上饭吧”。
“哎!”大梅转身端饭去了,饭一上来哥儿几个就狼吞虎咽,没了斯文,话也多了起来,东一句,西一句的和大叔聊着,只有龙飞也不夹菜,心事重重地埋头吃着。 大梅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04
在大梅家吃过饭,哥儿几个告辞。大梅一家热情地送到大门口,大梅说: “常来玩儿呀。” 
“好的好的,回吧,回吧。”
“真是辛苦你们几个了。”
“没什么,不辛苦。”
“大叔,你这院墙也该抹了,您把土准备好,下周我们来帮你抹。”明子说道。
“哦,那可太辛苦你们了。”
“看您老说的,我们都是大梅的同学,又是好朋友,以后您家的活儿我们哥几个包了,是不是龙哥?”
“是呀,是呀,大叔不用客气,尽管吩咐就是。”龙飞应和着。
 哥儿几个一离开大梅家,出了胡同口龙飞就翻了脸,他冲哥几个嚷到:“瞅你们那点儿出息,都什么吃相呀?没吃过饭呀?丢人!人家一大家子还没吃饭呢,你们就把菜给搂光了。”
“呦,大意失荆州,没想那么多,咳!”明子讨好地说。
“还没说你呢,明明会抽烟、会喝酒你装什么呀?把烟拿出来。”
 明子一边掏烟分给大伙儿一边说:“我也是为弟兄们的名誉着想,嘿嘿。”
老疙瘩急忙给龙飞点着烟:“是呀,明哥是为弟兄们好。”
龙飞觉得他们说的也在理,毕竟还没毕业,还是学生,吸烟喝酒会给大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儿,语气也缓和了许多,说:“那你自作主张地应下抹墙的活儿,也是为弟兄们好啊?起码你得先跟哥儿几个商量一下吧?”
“老大,明哥这可是为你好呀。”大嘴接过话茬。
“为我好?我有什么好?”大嘴伸了伸舌头,自知失言,明子瞪了他一眼说:“就你话多。”大嘴缩着脖子不再言语。
龙飞莫名其妙地看着明子,明子知道不说是不行的了,就说:“头儿,不瞒你,今天这事儿是哥儿几个特意安排的,我们想促成你和大梅的好事,你觉得大梅人怎么样?她对你特有意思。”
龙飞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神神秘秘的。
“靠,这事儿用你们瞎操心?”龙飞大怒,他有一种被朋友耍了的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明子嘟囔着。
“你说什么?再说一句!”龙飞一步跨到明子跟前,明子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大嘴、大个、老疙瘩急忙上前拉住龙飞:“头儿,大伙也是好心嘛,别伤了和气,有话好好说”。
“哼”。龙飞甩开众人,气哄哄的头也不回地走了,哥儿几个不欢而散……
龙飞回到家,躲在自己的小屋里一下午也没出门,他躺在床上把近来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地想了一遍,这让他冷静了许多,他感到了大梅对他的确有一种别样的情感,就连看自己的目光也与以前不一样,这让自己很不自在。他现在想明白了这种情感的含义,他也想明白了哥儿几个对他良苦的用心,这让他觉得今天对明子实在过分了。
想到这里龙飞一骨碌爬了起来,拔腿就往外走。
“龙儿,今天是不是累着了?这是要去哪呀?”母亲见儿子闷在屋里一个下午很是担心,见龙飞出来急忙追问。
“没有,妈,我出去一下。”
“去哪儿呀?就要吃饭了。”
“哦,我去明子家,不在家吃了。”龙飞笑着对母亲说。
母亲关切地说:“早点儿回来。”
“嗯,知道了”。
出得门来,龙飞直奔明子家,明子妈正喂猪呢。龙飞问:“阿姨,明子呢?”
“哎,龙来了。他在屋呢,快进屋。”
“哎。”龙飞应着便向屋里走去。
“明子,龙来了!”明子妈扯开嗓门喊道,明子急忙迎了出来。
“龙哥来了?”他有些紧张地看着龙飞,龙飞很轻地怼了明子一拳,然后将手按在明子的肩膀上,看着明子的眼睛笑了笑,真诚的低声说:“今天的事儿,对不起了。”
“哪儿的话,谁跟谁呀,进屋。”明子开心地往屋里让龙飞。
“咱们出去走走吧。”龙飞说。
“好!”两人搭着肩膀向外走去,明子妈问:“要吃饭了,去哪儿呀?龙在这吃吧,这就开饭。”
“阿姨,我俩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现在也不饿,吃不下。”
“要吃饭了还往外跑,真是的!”明子妈嘟囔着回屋了。
龙飞和明子来到北河边,他俩并肩坐在河岸上,亲切地交谈着,不时传来快乐的笑声。艳丽的晚霞映红了河水,也映红了他们年轻的脸庞……

 

本文点击数:2606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