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情窦初开的季节

作者|单连军 

题记:情窦初开是人生最美的花季,不论是否结果,结什么样的果,都是最值得回味的…….
  每个人都有情窦初开的故事,那故事珍藏在记忆的深处,一旦触动这个故事的记忆神经,那些情景便会历历在目,仿佛昨日,浪漫依旧,温馨依旧,伤感依旧……

01

情窦初开是个很浪漫的词汇,她属于那些花季少年,但花季少年也有开得早和开得晚的,也许是受传统家庭教育的结果,龙飞便是开得较晚的那一小撮儿……
龙飞的花季除了学习,剩余精力几乎都用在玩儿上了,对“情窦怎开”近乎麻痹和无知。
在高中时的某年某月的某个周日,龙飞约上几个铁哥们儿一起上山挖药材,说是挣点学费、杂费,他的家境并不缺少学杂费,其实是为了放松自己,给自己个游山玩水的机会。于是早早启程,尽量走得远一些,一是远处没人去,药材较多,二是没去过的地方也比去过的地方新鲜好玩儿。
哥几个一路高歌,自行车骑得飞快,一口气就是几十里路,也说不出是什么地名。管他呢,这里的药材果然颇多,哥几个甩开膀子大干起来,不一会儿袋子就装不下了。
哥几个凑到一棵大树下,坐下来休息,此时方觉得早已饥肠辘辘了,龙飞打量着手下的几员大将:
“狗头军师”——学名李长明,聪敏智慧,鬼点子多,一米七〇的个头儿,龙飞的铁杆儿军师,大伙儿都叫他明子。
“大个”——学名王志勇,身高一米八二,忠勇、善战,龙飞手下一员大将,铁杆儿哥们儿。
“大嘴”——学名巴图,蒙古族,能说会道,蒙汉兼通,善骑术,一米七一的个子,略胖,很壮实,嘴稍大,所以外号“大嘴”。
“老疙瘩”——学名薛宝亮,矮胖子,一米六几的个子,在哥几个里岁数最小,所以都叫他老疙瘩。
龙飞打量着哥几个,哥几个也看着龙飞,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龙飞慢条斯理地说:“老疙瘩和明子去偷吃的,你俩机灵,大个和大嘴去找些干柴来,我留守看着车子和药材。”
众兄弟领命而去,龙飞是这个小团伙儿的头头,英俊潇洒,胆大心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讲义气、护犊子,在哥们儿几个中威信颇高。
老疙瘩和明子果然不负众望,他们偷了老乡还没太成熟的苞米还有青黄豆,大伙儿七手八脚地烧熟了吃,吃的个个都像花脸猫。吃饱喝足便躺在树下神侃起来,说着说着就说到班里某某和某某在恋爱,某某和某某是一对儿,这让龙飞大吃一惊,也颇感意外和新鲜:“有这种事儿?我怎么就不知道?”  
大嘴说:“我亲眼看见李志强和宋晓英一起去看电影呢,俩人那亲热劲。” 
老疙瘩也抢着说:“我看见赵玉经常骑车子去接朱丽丽上学,到学校拐弯儿的地方就下了,放学也在那等她。”还有某某和某某也是一对儿,他们是七嘴八舌,说的有凭有据的,仔细想想还真有点不寻常。聊着聊着他们就把话题转到龙飞的身上了:“头儿,你和大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大嘴嬉皮笑脸地问龙飞。
“什么呀?我和大梅?别瞎扯了,我们可没有。”龙飞急忙解释。
明子给了大嘴一巴掌说:“你知道什么,头儿和夏雨才是一对儿,这都看不出来?对不对头儿?”
“去你的,什么夏雨,还下雪呢!”,龙飞狠狠踹了明子一脚。
明子莫名其妙地挠挠头:“又没外人,说说怕什么呀,哥儿几个给你保密的。”
“再说……”龙飞举拳要打却被大个子一把拉住了:“哎哎,我也觉得不会是夏雨,头儿哪看得上她,头儿起码会在菲菲和晓玲之间选一个吧,对不?”  
“什么呀!越说越没影,我真的没有,骗你们干嘛?”龙飞红着脸解释着。
老疙瘩说:“头儿,班里的女生都挺崇拜你的,你没觉得她们总围着你转吗?班里的男生除了咱这哥儿几个,别人可都对你有意见呀,私下里说你花心,还有比这难听的呢。”
“不会吧,我一个都没搞,我怎么就花心了?我没得罪过谁呀。”龙飞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明子,明子冲龙飞肯定地点了点头。
明子和龙飞是最要好的铁把子,明子的肯定使龙飞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绝非戏言,这让龙飞觉得事态有些严重。
“头儿,那些女生整天围着你问这问那的,你以为她们是真的不会不懂吗?她们只是借此接近你而已,不会就去问老师嘛,干嘛问你呀?我们都看得出来,你自己就没感觉?”
“我……我真的没在意。”
“哈哈哈,头儿,你真棒槌”。老疙瘩笑着说,大伙儿也都笑了起来,笑得龙飞又气又尴尬:“上车,回!”龙飞跳起来喊道。

 

02
朋友不仅仅是财富,也不仅仅是生产力,朋友还是你成熟的推动剂。
自从这次上山采药受到朋友的点拨,龙飞似乎打开了情窦之门,开始关注班里男女生之间的微妙关系,也开始关注和研究班里女生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脾性爱好、优点缺点,谁在有意的接近自己,甚至白日做梦般的想象着谁更适合自己。这一心理变化直接影响了龙飞的学习和性格,一向无拘无束的龙飞一下子变的深沉了许多,成熟了许多,也懂得了烦恼的含义,而且有意识地拉大了和女生的距离。龙飞的变化也影响到身边的朋友,他(她)们也逐渐地对龙飞敬而远之,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分你我的傻疯,开玩笑也有了分寸。最让龙飞烦恼的是学习成绩在下滑,而且也没有找到真正能够适合自己的所谓爱情。
一日放学,在班里算是老大姐的大梅主动和龙飞一起回家,路上她对龙飞说:“你怎么了?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出什么事儿了吗?”
“哦,没有,总是静不下心来……”龙飞脸一下子红了,似乎被人识破了心里的秘密,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
“你的功课落下不少,你要愿意,我可以帮你补补,晚饭后你可以来我家。”
“哦,不用了,我能跟上的。”
“真的?嗯,加油!就快毕业考试了,别胡思乱想,有问题尽管找我。”说完看着龙飞甜甜地笑了……
“嗯,好的”。当龙飞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碰撞时,她第一次脸红着避闪开,这让他们一下子感到了些许尴尬。
大梅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数学很棒,人也稳重、热心,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笑容,从没见她烦恼过,因为她年龄比同学们大一两岁(家里兄弟姐妹多,比较困难,上学晚),人缘又好,所以大家都很尊重她,也是龙飞最要好的朋友之一。龙飞的数学原本就不怎么样,现在就更差得远了,还真有心让她给补补,可龙飞怎么说得出口呢?大梅好心要帮龙飞补课,本来没有什么,平时也没少问过她,但今天那瞬间的尴尬,让龙飞感到了一种不平常。
和大梅分手后回到家里龙飞心里乱乱的,她那甜甜的笑和她躲闪龙飞目光时的羞涩表情一直浮现在他的眼前。为了她的那句加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龙飞狠狠地补习功课,使成绩慢慢追了上来。
班级里一切依然如故,似乎相安无事,龙飞和大梅的秘密除了明子看出点儿门道,别人谁也不知道,但大梅的笑却更甜了。
这一天是周六,下午最后一节课自由活动。多数同学都在球场,班里人不多,几个女生围着龙飞和明子在讨论一道物理题,大梅坐在那里写着什么,这几个宝贝不去问大梅偏要来问龙飞,还真有点“花痴”,明子坐在龙飞边上坏坏地笑着。这时,大梅站起来对明子说:“劳动委员,我家明天要抹房子(注),你给找几个同学帮帮忙呗?”
明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拍着胸脯说:“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包你满意”。眼睛却瞟了瞟龙飞,龙飞从他们俩的表情里隐约地感觉到些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注:70年代到80年代初人们还居住着土房,只有每年雨季前用碱土抹一次,才能应付雨季和冬寒,也才能保持房屋的坚固和保温。)

本文点击数:270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