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作者:郭 


他常常在心里对别人竖中指,或是正在谈话的过程中白眼一翻,转身离去。

“嘿,少说点话,有事无事的高谈阔论做啥子?”其实他是想对那些口若悬河的人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多做实事,少些空谈,把分内工作做好再说其他。”他想对那些工作中建议多多的人说些什么,可手放在键盘上半天也没敲出一个字。

“这样说话不好吧,交流也是要讲究艺术的。”他也想对直言不讳的人做些劝解,可又总怕唐突。这些话他都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因为每当这些时候他总是会止不住的想起一些什么。

一些事,一些话,就会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王呀,我看了你写给我的工作建议,对一个才工作一年的新人,写的挺好,敢于直言,有很多想法。我们党组成员讨论后,打算选择一些操作性强的进行实施。不错不错,继续努力。”言毕,领导还难得的从大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起身送了送他。

他工作更有激情了,又不断思考总结,连续不断地写了数篇万言工作建议。

直到那一天晚上。酒后。

同事老王一句:“领导很不满意,说有的人,毛都没长齐,就敢于指手画脚。”醉话才让他想起,原来每一次领导表扬过后,从来没有对他的那些“不错的建议”有任何体现。

自那以后,他藏好了自己的笔,捆起了自己的纸。


“王哥是个耿直人,敢于说真话。来,干了。”酒桌上,朋友豪爽地带了一个头。

“就是,人就要这样。朋友相交,贵在真诚。”另一个朋友语重心长,一副带头大哥的样子。

“君子之交淡如水,多交益友,不做酒肉朋友。”年龄相仿的同事振振有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听见这些话,他也觉得这就是和书上写的一样,真心是可以换取真情嘛。可是,他越是坚持,他的朋友越来越少,反倒是他身边的其它朋友圈子倒是越聚越紧密。

自那以后,他也学会了像鱼儿入水般融入现实生活。

就这样,他三十多岁了。


“小张呀,这段时间工作干得不错。要多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局增添荣誉哟!”

“李科,这个工作策划听好的,就按照这个方案吧工作开展起走。我们局,我可是看好你的哟。”

“赵局,你们局这次工作评比整得好哟。要多向你们局学习。也提升一下我们局的工作水平。”这些话他在工作中驾轻就熟。

“来,年轻人,干了。”

“孙总,今天认识你简直太高兴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啥子朋友哟。必须是兄弟!”

“对对对,是兄弟,兄弟。呵呵!”在觥筹交错中这些语言他张口就来。

现在的他对那些工作中、生活里一如他十多年前那样说话的人,常常给别人笑脸,也常常把自己原来听到的话送给一如十多年前的自己一样干事的人。


慢慢地,他职务越来越高,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

可是,他总觉得身体里面什么被抽掉了。少了一些什么,少得让他毛焦火辣,郁郁寡欢,辗转反侧,寝不能安。

“昨晚你又说梦话了。”妻子在早餐桌上对着他说。

“说梦话,说些啥子哇?”

“记不到了。反正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堆。”


这天晚上,妻子用手机录了下来,第二天早上递给他。“你自己听听嘛,说了好多。”

一阵阵鼾声过后,一阵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混账!......乱七八糟......本来应该这么做!”

......乱说,你龟儿子假得很......

“兄弟,兄弟是拿来捅刀子的。”

“说真话?现在还有几个人说真话哟?”

本文点击数:283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