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寺庙

作者:卢国强

首先我必须承认,按着古建匾额从右往左的排字顺序,我把牌楼上“希勒图库伦”这五个字念反了。为了照顾颜面,妄断这座牌楼为近代所建,只有如此,那阙额上字,才有自左往右书写的可能。

雅君姐说,希勒图翻译过来是首席座位的意思,库伦是领地,清太宗皇太极赐名,民国20年(1931年)终止。拾级而上,中轴线东侧,福缘寺以沉稳威严的形象进入眼帘。这是一座典型的藏式建筑,墙体逐渐收缩,平顶,内陷式窗户,外置五彩流苏窗帘,边玛草女墙,让你感觉时空倒错,仿佛身抵西藏。我仔细看了一下,果然蓝天比西藏还蓝,阳光在斑驳的宫墙上结痂,喇嘛露出紫铜色的笑靥。

福缘寺后身,有三尊护法金刚沦落室外。三尊金刚雕刻在一整块青石板上,第一尊狮面,三目圆睁,女身,着蓝色紧身袈裟,头顶五颗骷髅冠,绿色鬃毛飘逸如飞,红色火焰背光。金刚右手持金刚钺,左手抱白色钵盂,(盈血颅器)颈上挂一串骷髅头项链,骨饰璎珞,左肩斜依一串糖葫芦状的三叉卡章嘎杖。右足蜷,左足微弓,踏在一个仰面向上的小人身上。狮面金刚身后的两尊金刚略小,一位虎面,一位牛头,姿势与狮面相同,只是颜色略有差异。整体上看,金刚石像颜色鲜艳,形态夸张,即便是斜倚在地,失去森严大殿的护佑,其散发的神秘气氛,仍然让人不寒而栗。

金刚虽有不坏之身,却难逃人为浩劫。文革期间,庙宇被毁,金刚佛像被当地村民搬回家里,倒扣在屋檐之下,当成踏脚石。后来,这户农民家里祸事频出,先是平地翻车,男主人猝死;次年老伴儿睡梦中莫名其妙去世,长子怪病缠身,不久离世。这位农民的二儿子请福缘寺的喇嘛到家里禳灾,喇嘛发现这家宅子上方黑云盘绕,闭上眼睛掐指一算,说你家有金刚屈尊。众人赶紧四下寻找,这才从屋之下,把这尊失散多年的金刚拯救出来。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也许正因为如此,这尊护法金刚才躲过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从这方面讲,村民不但无过,反而有无尚功德了。只是复建寺庙时金刚还在房檐下扣着,寺庙建成后,它原来的位子已经被新的护法取代。等人发现并把它请回寺庙的时候,它就只能委屈在福缘寺的廊檐之下了。

嘛尼河是条有故事的河,它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库伦是故事的一个节点,它沿着嘛尼河向两岸铺陈,制造出一个又一个令中国佛教界为之动容的悬念。

三大寺坐落在河道北岸。对比其他地区宗教建筑几乎消失殆尽的命运,三大寺是历史的幸运儿。也许是劫后余生,与库伦沉重的历史厚度比,三大寺有些头重脚轻略显单薄。也就是说,比我预想的简单和浮躁。也许是三大寺被粉刷得过于新鲜靓丽了,像一位待嫁的新娘,缺少古木建筑从时间深处渗出的古朴与凝重的气味。

1931之前,库伦是除西藏以外中国唯一政教合一的行政机构,扎萨克也是庙里的大喇嘛,即掌管全旗政务,也管理全旗宗教事物。象教寺是扎萨克(既大喇嘛)办公和休息的地方,大喇嘛平时不出寺院,下属有事经允许从小门躬身而入,通往象教寺的木制大门至今保留一个象征卑下的门洞。那门洞宽约50公分,高不足一米,镶嵌在左侧半拉门扇上,若没人讲解,都以为是给王爷家的狗预备的。即便这样的“狗洞”,不够资格的人仍然不让进,信件从另外一个更加狭小的窗口递入,人在院外候着。赶巧扎萨克午睡,院外的人百无聊赖,用手指头抠摸墙上的凹洞,久而久之,窗口旁边的青砖,便成了蜂窝煤。
    匆匆走进兴源寺,因为缺少详细的解读,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回家后查找资料,才知道,黑暗中的十八罗汉壁画竟然是双份的。从西往东为汉传十八罗汉,从东往西为为藏传十八罗汉,这一典型的汉藏合一佛教壁画,在中国其他宗教场所也不多见,是为库伦三大寺镇寺之宝。象教寺房檐下的壁画已经模糊,我用相机挨个拍照留念。在内大图书馆,曾经读过一篇论文,说象教寺里有幅壁画,内容与唐僧师徒西天取经有关,壁画上有师徒三人:悟空,沙僧和唐僧。我们知道,吴承恩所着《西游记》,唐僧师徒在高老庄收完八戒才在流沙河收沙僧,取经路上有八戒必有沙僧。而这幅壁画中只有唐僧、孙悟空、和沙僧。遗漏猪八戒并不是画师笔拙,而是创作这幅壁画的时候,《西游记》还没有问世(亦或已经问世,只是没有传播到库伦)那时候小说话本或者勾栏书馆里的西游故事层出不穷,唐僧究竟带着几个徒弟出游,坊间流传的版本各不相同,作者便根据唐僧师徒的人数,反证了《西游记》的成书年代。

我在四十幅彩绘上仔细寻找,正面房檐下没有《西游记》的痕迹,只有西侧走廊把头的山墙上,发现一幅名为《水帘洞》的壁画。壁画呈三角型,面积不足5公尺。画面连大带小画了十五只形态各异的猴子。它们有的在洗澡,有的在嬉戏,有的拱手跪地,作谦卑状,有的摇旗打锣狐假虎威。孙猴子斜坐在石头上,衣服、鞋帽具备,只是脸颊、胸部、手臂鬃毛密布,与猿猴没有两样。最有趣的是,孙悟空右侧有个打锣的猴子,没穿上衣,它是个母猴。古人绘画讲究对称,我到走廊东侧的堵头是去找,这里已经画了一幅新画,一位老人,仰卧松下,看水中泛起的涟漪。没有题目,应该是近人补遗。看来,师徒三人取经的壁画已经剥落殆尽,以致于没有修复价值了。可是,新作与《西游记》没有任何关系,这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

库伦三大寺原有一座舍利塔,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消失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新建的白塔群楼掩映,供奉者与被供奉者咫尺相隔,相看两不厌。

很幸运,在白塔西侧的兴源寺里,我们赶上了三年一次的嘛尼法会。嘛尼法会逢牛、蛇、鸡、年举办一次,法会期间寺庙僧众齐声诵读嘛尼经文,七天七夜不能中断。嘛尼经文要职是大明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其它经文我一句也听不懂,我想无非驱灾祈福,劝人向善吧?你看,陡然响彻屋宇的音乐令人浑身一悚,寺中灯火骤然明亮,一股酥油的香气扑鼻而来,我赶紧双手合十,连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

人对自己的精神向度迷惑不解的时候,会走进寺庙求佛,走错路了会跪在耶稣脚下忏悔。记得今年四月十八,逛吉林北山庙会,有个中年妇女跪在大雄宝殿,一口气说了20多个祷告和祝福的成语,真是口吐莲花,让我这码字的无地自容。无奈之中我只对佛祖说了一句,“我的意思和她一样”,估计连释迦摩尼都咧嘴笑了。说到底,无论求财问路还是心灵救赎,都是一种交易,虽然这交易并不平等。三炷高香,不到30块钱,换取诸如平安、发财、生儿子、别被双规等等祈愿,另外父母兄弟、七姑八姨也要延年益寿,发福生财,那佛祖纵使千手千眼,怕也无法照顾周全。况且,神在天上,鬼在心里,心里没鬼,自己就是神仙;若心里有鬼,又不知悔改,恐怕磕破了头颅,佛祖也救不了你。

 
本文点击数:986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