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通辽万人坑追踪

                                                    王玉涛

 

通辽有没有万人坑,万人坑在哪?万人坑里到底埋了多少人?还有,为什么会有万人坑?

为了这个问题,不少人究根问底,答案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日寇侵占东北十四年,杀人无数,尤其是臭名昭着的731部队及其所属细菌部队,先是以细菌研究为目的,以大量人体做实验。通辽城南周家围子村就是鲜活的证据;1945年光复前,又到处撒播疫菌,造成1945年至1949年东北大鼠疫。

这场鼠疫,通辽市(原哲里木盟)是重灾区,仅1947年,全市疫点达234处,发病人数19304名,占东北三省总发病人数26183人的73.73%。死亡16139人,全家死绝178户。成为危害通辽的“无风三尺土,有病百斯笃,辽河开口没法堵”“三害”,之首。当年,国外媒体纷纷报道,通辽一夜间“世界闻名”。当时,通辽城内万户萧疏,路断行人,每天死亡者最多达一百五六十人。

当时,通辽刚刚解放,百废待兴,国民党特务骚扰,飞机轰炸。对突如其来的鼠疫,缺医少药,缺乏防疫经验。在党和政府的带领下,于当年冬天鼠疫扑灭。

由于鼠疫期间死人较多,都由防疫队派人拉出城外掩埋。尸体分南北两地掩埋,城南为两处,及东南门及西南门。城北在西辽河大堤附近。

当时城南两个出口,一个在现永安路立交桥,一个在民主路立交桥。考虑当时一是死人多,二是交通工具仅为大车,出城后,便道两侧均为沙坨,大车行走不便,因此,不会走得太远,应当就在路两侧。据一些老人讲,鼠疫刚开始时,装殓还有棺材,后来,箱子、柜,甚至马槽子都没有了,只能用炕席,秫秸裹尸体,还有一些人就码放在车上拉走。至于掩埋,到死人多时,挖沟已经来不及,只能用犁杖趟沟,把死尸浅浅掩埋。

死于鼠疫的尸体,身上保有鼠疫菌,待到春天一到,被啮齿动物及野狗的吞噬,就会再次造成鼠疫传播。为了做到“灭鼠拔源”,人民政府组织人力物力,对鼠疫尸体进行重新焚烧掩埋。据当时参加过鼠疫尸体翻埋工作的薛公维回忆,:”工作开始,先在水塔的南面挖了五个大坑,深五米,对南坨子的所有坟墓,无论新旧一律挖出来,用棺材板做火化烧柴,将尸体放置其上。火化后将其残骸运往大坑,再用来苏儿药物消毒之后以土覆盖掩埋处理,以绝后患”。

《通辽市(县)鼠疫资料》对此也有记载:

194815日至28日,对通辽火车站附近的坟墓进行消毒,取尸体焚烧深埋。共翻埋处理尸体1710具,尸体碎骨318件,古坟2546座。2月中旬至3月末,动员人工7327名,翻埋尸体25662具,其中鼠疫尸体12863具”。

根据这组数字,通辽城南五个大坑里共掩埋尸骨两万多具,叫做“万人坑”应是名副其实。

当时正是数九寒天,南沙坨子面积很大,再加上国民党飞机经常来轰炸,零散的尸体难免有遗漏。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笔者随单位到南坨子栽树,一崔姓师傅头一锹就挖出一颗骷髅。

薛公维说,大坑的位置在“水塔”南边,当时城内只有一个水塔,就是通辽火车站的水塔,除供应铁路用水外,还有一条线路通往日本人开设的“满铁医院”,就是现在“圈楼”东南角。据此判断,五个大坑位置应在铁南与城北和平路相对应,且距离老车站不算太远的地方。

另一处鼠疫尸体集中的地点在城北。当时城北一带死于鼠疫者当掩埋于此,当时通往城北道路有两条,一条是走交通路出老北门(现科区政府东侧),另一条是走和平路出东北门。当时,出北门后,路西为乱坟岗,路东一直到和平路东北门外是一片庄稼地。现西拉木伦大街北侧有一道土壕,俗称“二道壕”,壕北和平路一侧,现科尔沁宾馆一带原有蒙古敖包,日本人占领通辽后,为纪念死于抗日军民抢下的孤魂野鬼,在此修建“忠魂塔”;东起和平路,西至交通路西一百米,南自“二道壕”北至“三道壕”,即俗称北大壕的西辽河大堤南一百余米,解放后辟为国营苗圃,后改成果树园。果树园有东西南北四个门,其南门与北门遥遥相对,如越过“二道壕”南庄稼地,即后来修建的内蒙古民族大学校区,可与城里的民主路相对。

西辽河北大堤南侧,据史料记载为盐碱不毛之地,伪满统治时期亦为一片荒地,无人耕种。至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果树园北门,道路两侧仍是植被稀疏,很少有草木生长。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万人坑。

关于1947年在这里翻埋尸体的具体情况没有文字记录,但是总数应有几千具。按习惯说法,叫做“万人坑”亦无不妥。

本文点击数:19158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