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鲁县文化网

秃尾巴老李的传说

传说古时候老哈河畔张家村有个张员外,一辈子没有生儿子,只有一个闺女,所以老俩口都把这唯一的闺女当作掌上明珠,姑娘长到17岁还没舍得嫁出去。姑娘18岁那年,经人介绍嫁给了西拉木伦河边李家桥的一户行将没落的财主的儿子为妻,人称李张氏。婚后夫妻二人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和和睦睦地过日子,小日子过得也算滋润。  

可李张氏过门20多年,都40多岁了还不曾生育。两口子为这事急得求神告庙,也不见效,夫妻二人几乎绝望了。没想到,就在李张氏46岁那年的一个夏日的晚上,天气闷热得叫人喘不过气来,李张氏索性打开窗户,迷迷糊糊睡着了,并且在梦中和一个白胡子老头做了苟且之事,醒后自觉脸上一阵潮红。没过多久,便发现自己怀孕了。然而与别的女人不同的是,她竞怀了13个月。这过月的胎儿在娘肚子里整天又蹬又踹,一点儿也不老实,可把李张氏折腾了个够呛。

在一个狂风暴雨并夹带着冰雹的夜晚,李张氏分娩了,生下一个男婴。这男婴重十多斤,遍体黢黑,皮肤竟同鱼鳞一般,屁股后头还长着一条小尾巴。两口子盼星星盼月亮,却盼来这么一个怪物,心里像吞了苍蝇似的不是滋味。丈夫要抱出去扔掉。李张氏则想.孩子再丑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 就劝丈夫说:丑孩子不一定不孝顺,咱们就好好地把他拉扯成人吧,也不枉他来人世间走这一遭。从此,两口子便把这孩子精心抚养起来。 

然而,这孩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吃奶的劲儿特别大,吸得李张氏心口直疼,哭声也特别大,哭起来能震得屋顶上直掉灰尘,而且力气也特别大,刚刚会走,就能搬动碌碡。可有一样,都六岁了,还不会说话,不会笑,只会哭,好像天底下的人都对不住他似的。这么大了还吃娘奶,一提起断奶他就嚎哭不止。由于这孩子又黑又丑又不会说话,走在大街上人见人躲,谁也不愿和他亲近。

话说有一天,丑孩子又趴在娘怀里吃奶,李张氏一只手搂着他,一只手在他后背上抚摸,突然感觉他的皮肤像鱼鳞似的扎手。抚摸了一会儿,这孩子似乎觉得很舒服。便抬头冲李张氏龇牙一笑,身子一挺,忽然变成了一条黑蛇,冲着李张氏摇头摆尾地撒欢儿。李张氏一见,立时吓得昏了过去。 

丈夫下地后回家,见李张氏昏倒在地上,一条黑蛇正缠在她身上叭叽叭叽地吃奶,蛇尾巴还在门槛上摆来摆去,顿时吓得不知所措。慌乱中他冲进厨房抄起一把菜刀,猛然照着蛇尾砍去,只听"咔嚓"一声,鲜血四溅,随后一股黑烟腾空而起,连翻带滚地往东北方向急驰而去,同时便有一阵噼哩啪啦的冰雹落了下来。只见黑烟经过的地方,地面上的庄稼都被砸了个稀烂。原来,这黑孩子是天上一条黑龙托生的,由于被砍断了尾巴,所以人们都管他叫“秃尾巴老李”。每当他上天或下界时,必定是携风带雨夹冰雹,否则他就会遍体疼痛难忍。 

黑蛇(秃尾巴老李)走后,再无音讯。李张氏思儿心切,寝食不安,终于积郁成疾而死。就在李张氏出殡那天,从东北方忽然卷来一阵黑风,并顿时暴雨倾盆。雨中一个黑脸的年轻人,跪在地上高声哭喊着“亲娘”。人们明白是那黑蛇回来了,忙上前劝他止住哭,问他这几年到哪里去了?那黑脸青年告诉人们,当年他失态现了原形,吓昏了亲娘,被爹爹砍了尾巴,一气之下他就离家去了长白山。他本想修炼成功之后,再回家来接娘出去享清福,不想娘已弃他而死。说完,他又大放悲声,声如雷震,直哭得死去活来。哭着哭着,他又变成了一条拖着半截尾巴的黑蛇,趴在李张氏的灵前蠕动不止。 

李张氏下葬后,只见那条黑蛇围着墓穴转了几圈,立时就堆起了一座高丈余的大坟头。 

后来,这条黑蛇修炼成功,又幻化成了龙。它打败了在白龙江为害百姓的白龙,使白龙江变成了黑龙江,又把黑龙江一带的白碱地变成了肥沃的黑土地,然后就留在了黑龙江,并担负起玉皇大帝分派给他的为普天下行风雨、落冰雹的使命。有人说下冰雹时,经常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黑云中一条半截尾巴的黑龙在飞舞,据说这就是“秃尾巴老李”回来了。秃尾巴老李什么都不怕,可就是怕菜刀,所以,每当下冰雹时,人们便把菜刀抛到院子里,这样冰雹就会停下来。

其实,秃尾巴老李是条知道感恩的龙。他忘不了小时候父母的养育之恩。他不仅将西拉木伦河由黄水河变成了黑水河,还把西拉木伦河两岸的白沙地变成了肥美的黑土地,而且每逢行雨下冰雹来到家乡上空时,都要忍着浑身的剧痛,不往那里落一粒冰雹,保佑着西拉木伦河两岸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胡海生整理)

本文点击数:10495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网站名称:开鲁县文化网(AG亚游登录|官网)

     监管单位:开鲁县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监管电话:0475-6222900


网站点击次数:49160441